IT专栏评论

上市在即,美团再度被曝:大规模迁移员工劳动关系

上市在即,美团再度被曝:大规模迁移员工劳动关系

 

 

来源:蓝经财经观察(id:bluecaijing)

2018年9月,美团上市已经迫在眉婕了,但就上市前的短短三个月内,美团的估值已经坐过一轮过山车了。

 

2018年6月,美团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在招股书内美团表示:希望上市募集资金约40亿美元,这意味着美团上市的估值达到了600亿美金。

 

此招股书一出,立马引发了种种争议:毕竟美团作为中国最能烧钱的创业公司之一,其从2015年至2017年持续巨亏,分别亏损59亿、53.5亿、28.5亿,共计141亿。而且在自身没有能规模提供现金流业务的情况下,还在多个战场和手持大量现金储备的滴滴等公司开战,对此估值外界纷纷表示并不看好。

 

2018年7月,与美团同一批次提交上市申请的小米登陆港股,受资本市场大环境影响,雷军曾经开出的2000亿美金估值一路跳水,打了个2.5折,最终依然难以逃过破发的命运。

 

在小米破发之后,7月底有媒体公布了美团新一轮的估值,受市场影响已经调整到了350-400亿美金区间,这基本是打了对折啦,而这个数字显然是不足以让王兴满意的。

 

8月,随着上市工作进入尾声,美团整体也在发声上进入缄默期,但很明显整个公司都在为努力提升公司的财务表现,提升估值而努力。

 

但也就偏偏是在这个时间,9月3日,广东日报的记者爆出:在美团外卖占据90%市场份额的肇庆地区,美团正在上演一场“花式逼独”。

 

广州日报的记者接到商家报料称:美团外卖平台利用市场份额优势,在资格审批、配送范围、起送费、配送费、抽成比例等领域采用技术手段要求该小商家“二选一”。未配合的个别商家配送范围被划定在湖中,消费者得在坐船到湖中点外卖。

 

面对美团超越正常市场竞争底线的种种行为,有投资界人士分析认为:美团这家即将在香港IPO的企业正不断将商户视做自家“血池”,一路抬高抽成比例,以达到改善自身财务报表的目的。

 

近期微博上更是爆出:自今年5月起,美团外卖业务在全国进行人事合同变更动作,在推行过程中未告知变更具体缘由,但在CM层级及以下均要求线下纸质版/线上电子版强制换签。目前线下已确认城市有:上海、西安、南京、武汉等城市,同时目前M外卖业务新招聘业主已经修改:天津三快飞跃科技有限公司,而非原招股书上的北京三块科技有限公司,这意味着如果逼独事件产生不良影响,因为员工的主体不一,可能会有无法追责到上市公司主体的情况出现。

 

当然,在现实情况之中,即使美团外卖已经将工作人员替换到了天津三块,但真的出现了重大的舆情风波,依然还是难免对上市主体产生影响,市场与资本依然会将矛头直指美团上市主体。

近日,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在撰文中透露:王兴近日在香港举办了一场很成功的投资人午餐会,并且频繁的参加路演活动增加美团在资本层面的曝光度,而目前基石投资人和外部对美团点评的反馈都比较正向。

 

但让我们不得而知是,当王兴把一份精心包装过的财务数据推到投资人面前的时候,投资人会不会联想倒这些数字的背后,是无数美团商家的受难。

01

 

因为商家没有配合二选一,配送费被调高一倍,配送范围被调到湖里,美团用行动创造了一个词汇:“花式逼独”。

 

“我们相信科技将使人们的生活更加美好,在用科技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的道路上,我们既往不恋,纵情向前。”这是赴港上市之际,美团在招股书的使命表述。但是在商家罗振文看来,美团当地业务经理的做法与招股书的使命不符。

 

9月1日,罗振文向广州日报记者报料说:其先在其他平台注册了餐饮外卖,向消费者提供起送费15元/单、配送费2元/单的服务。初步体验发现,每天能接到数十单外卖。

 

为了吸引更多客人,今年7月19日,罗振文决定在美团注册上线,提供起送费15元/单、配送费3.2元/单的服务。最初的几天,下单客人确实多了。但是7月22日下午,罗振文接到美团当地业务经理苏女士的电话,咨询其是否在其他平台上线,并口头要求将其他平台下线。

 

因为没有按照要求做, 7月24日起,美团将这家售卖普通面饭肠粉的商户外卖起送费上调至100元/单,配送费上调至30元/单。罗振文说,很多消费者因此致电吐槽,为何配送费如此高?

 

上市在即,美团再度被曝:大规模迁移员工劳动关系

 

 

 

这是典型的利用市场份额让商家屈服的手段,罗振文表示,这时他想起手机上与美团签订的合约,看看合同里是否有独家上线的协议,有没有任何排他条款——但一切都没有。记者查阅罗振文手机端提供的电子合同证实了这一点。

 

罗振文将情况反映至美团总部客服与美团专家组,几个回合协商后,客服与专家组均要其与当地业务经理联系解决。“皮球又踢回来了。”罗振文很快发现,商铺的配送范围被定为到了当地景区的星湖湖水中。见记者不信,罗登录手机后台给记者看,只见其配送范围被定在了星湖一角,直径约400米的湖面上,这与外卖3公里的约定配送范围显然不匹配。

 

上市在即,美团再度被曝:大规模迁移员工劳动关系

 

 

 

罗振文说,其商铺离星湖有2公里多距离,即便消费者在湖边,也不能点餐,显示不在配送范围,如此下来,该平台的下单消费瞬间陡降为零。

 

“你要上美团,饿了么必须要停了才可以做,配送范围才能(从湖里)改回来”,

 

在罗振文提供的聊天记录中,记者发现,美团当地业务经理在电话里明确表示。

 

 

上市在即,美团再度被曝:大规模迁移员工劳动关系

 

 

02

 

事实上,在互联网时代的商业竞争中,“二选一”并不是一种很明智的打法,可持续的打法,但平台一旦开启竞争逻辑,被动“二选一”的商户就变成了弱势群体,变成受害者。

 

据报料者王斌称,他上了双平台全靠外卖订单赚钱,美团让其二选一未果后,在营业高峰期让其商铺置休四小时,一天置休两次。不能忍受二选一的他告诉广州日报记者,问过律师,打官司估计在金钱、时间等方面划不来,于是决定选择退出市场离开肇庆。

 

上市在即,美团再度被曝:大规模迁移员工劳动关系

 

 

据广州日报记者调查的显示,未配合二选一的商家营业额轻则降低2-3成,多的降低8成。相当一批商户因为这样的原因无力继续经营离开了餐饮行业。

 

即使留在美团,这些商户还是在近期发现,美团对自己的抽成逐步提高,以往15%的比例,在近期被一路抬高,目前已经到达了最高23%的比例。有商户给记者算了一笔账,100元的菜价,被美团抽走22元,再去除活动券、税点、房租水电人工和菜品本身的成本,商户们自己的利润几乎所剩无几。

 

而对于那些因为遭遇美团逼独而蒙受损失的用户。也有过起诉对方的想法,但这个时候又往往会陷入维权难的窘境。

 

媒体获取的一份美团与商户的协议显示,对于“起送费”、“配送费”和“配送范围”要素,协议中均未设置明确规定,“只说配送范围在2.5公里到4公里不等”,一位商户说。但关键是,对于上述信息,最终的平台设定权被美团牢牢掌控,商户并不能自主设定,在他们最初看来,这只是美团便于统一操作的考量,而此前罗振文先生因不配合“二选一”,店铺的配送范围被调整到湖里去,但又无力用法律保护自己,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其次,国家明确规定,餐饮企业在互联网外卖平台营业,必须营业执照和食品流通许可证双证齐全。但在肇庆,广州日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名单上显示,美团2000多家商户中,有数百家家只有营业执照而没有食品流通许可证。

 

而针对证件的问题,有商户直言,食品安全证明相比营业执照更难办理,但因为美团在当地占据了绝对的强势地位,“所以会同意我们先单证上线,要求没那么严格”。

 

从费用的模糊设定到单证上线,商家们事后发现,自己的“把柄”已经悄然掌握在了美团手中。当商家试图反抗的时候,美团往往会拿出开始的“证件不齐”为由头,让商户无可奈何。

 

在美团外卖上经营奶茶店的吴小姐就是遇到这种情况,2018年,吴小姐的奶茶店上线了美团、饿了么等几个平台,20元起送费、配送费2元,由于提供自配送方式,平台抽取8%的佣金。7月初,美团当地业务经理要求吴小姐下架其他平台,没有得到满足后,配送费直接涨至50元,是奶茶费的2.5倍,这是喝奶茶还是给平台送钱呢?很多消费者不来了,每日损失约700元收入,占总收入的1/3。

 

7月31日,美团以吴小姐提供的证件仅有营业执照为由,将其下线。随后吴小姐上传了自己的食品流通许可证,但此后平台没有人处理,页面一直显示未通过审核。“这很不公平,刚上线的时候,商榷确实仅有营业执照,食品流通许可证在办理中。当时美团在仅有一张证的情况下都上了,而现在补齐两张证件了,都不给上,证明原因并非仅源自监管部门的要求,还有平台的其他要求。”吴小姐说。

 

但正因为证照的缺少,面对强大的美团,可怜的吴小姐们最终只能陷入投诉无门的境地。

 

事实上,美团商户遭遇的“二选一”事件不是第一次出现。早在今年 4 月初,当滴滴外卖开始在无锡上线时,美团就被曝出要求商家在进驻平台时“二选一”,否则会被“封杀”。当时美团回应称,外卖行业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美团一贯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的原则,尊重商家在市场中的自主选择权。

 

监管部门对于“二选一”的态度是明确的。如今年5月30号,南京市多部门对美团、滴滴、饿了么三家外卖服务平台开展行政指导时,就曾提出“八不得”。其中明确要求,“不得采取限制平台经营者“二选一”等有违市场公平竞争行为。”

 

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彭玉华表示,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平台二选一或者多选一行为,可能违反两个方面的法律:一是涉嫌违反《反垄断法》及构成不正当竞争。二是涉嫌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当然,从我国《反垄断法》以及《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则看,如何界定平台在某个市场是否达到绝对垄断地步,存在多种观点。

 

03

事实上,很早之前商业界就早有公论:“二选一”的打法,最终是没有赢家的,只会伤害商户及用户与平台的关系。但所有事情都是存在即合理,当美团处在上市的关键期,必须向资本市场来证明自身对所在领域的优势地位的时候,二选一的打法就成为了必然。

 

按照一往的经验来看,当市场陷入“二选一”的竞争状态的时候,往往是依靠来工商力量的介入,从维护市场秩序的角度来解决的。

 

但随着最近微博上爆出来的一份资料显示,或许此次即使有工商的介入,也无法快速改变当下的竞争局面了。

 

就在9月5日,一位名认证信息为:资深媒体人的微博用户@范炜发布微博称:一家名为天津三快的公司,正在美团外卖的名义招人。

 

上市在即,美团再度被曝:大规模迁移员工劳动关系

 

 

上市在即,美团再度被曝:大规模迁移员工劳动关系

 

 

 

这件事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要知道:在美团提交的上市招股书中,美团外卖业务的上市主体是:北京三块科技有限公司,而现在美团外卖似乎正在人员迁移出上市主体。

 

上市在即,美团再度被曝:大规模迁移员工劳动关系

 

 

 

而近来网上曝出的一份,疑似美团外卖内部的《员工法人主体换签合同Q&A》验证了”人员迁移“这一猜想。

 

上市在即,美团再度被曝:大规模迁移员工劳动关系

 

 

据靠近美团外卖的人士向笔者透露:自今年5月起,美团外卖业务在全国进行人事合同变更动作,在推行过程中未告知变更具体缘由,但在CM层级及以下均要求线下纸质版/线上电子版强制换签。目前线下已确认城市有:上海、西安、南京、武汉等城市,人员正在逐渐分流给天津三块,上海三块等地方公司。

 

对于此次变动,美团内部给出的解释是出于财务的原因。关于此事,笔者专门咨询了财务&法律相关专业人士,对方给出的观点是:

 

因为天津三块由北京三块实行100%控股,因而如果从利润角度考核的话,目前还不能看出会对公司的利润及人员成本构成产生什么影响,但是像上海三块这样的公司不是北京三块100%控股,因而在人力成本的支出是通过采购行为来进行,但一般来说投资人对此并不敏感,而在法律上,特别是一线的员工,城市BD与CM 等与上市公司主体不一,一旦出现法律纠纷可能会出现无法追责到上市公司主体的情况出现。

 

当然,在现实情况之中,即使美团外卖已经将工作人员替换到了天津三块,但真的出现了重大的舆情风波,依然还是难免对上市主体产生影响。

 

在美团整体上市前夕,一方面加紧对商家池资源抽取更多的提点,另一方面在内部架构之上,又有如此密集的调整与动作,往深了看,则不免有一些思细恐极。

 

但放在当下的时点来看,今天在肇庆外卖市场上发生的一系列变化都只能成为美团上市之前的一个注脚,一次“茶杯里的风波”,能生发影响,却无力改变结局。

 

日前,美团披露最新的财务数据,数据显示其2018前四个季度的营收158亿,同比增长94.9%,经营亏损在过去三年持续收窄,但在2018年前四个月经营亏损25.25亿元相比去年7.69亿元的亏损猛然增大8倍,超越2017年全年38.68亿的经营亏损已成定局。

 

目前各方都在等待美团上市的结果,也都在纷纷猜想它是否可以改变小米上市即破发的命运呢?

 

此前王功权说:小米美团的上市以后三个月的股价,决定了创投模式的价值观方向,如果成功则继续做爆炸增长的美梦,如果不成功则意味着风险投资的一个泡沫时期的过去。

 

如今小米上市已经超过2月有余,却受p2p事件及近期的财报不力的影响,目前仍处于16.5的价格,略低于上市当天的股价,从当下的市场情况来看,小米要在未来的一个月有大的突破已经是小概率事件了。

 

而对于即将在9月20日完成上市的美团,它究竟能不能走出与小米不同的命运曲线呢?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重庆时时彩